宁夏文史

您当前位置:华兴网 >> 文化历史 >> 宁夏文史 >> 浏览文章

父亲萧允中——北京移民中的书法家

2021年09月06日  来源:华兴时报

  1955年的深秋,古老的黄河岸边宁夏永宁段仁存渡口,聚集了一大群人。他们身背行囊,扶老携幼,全都在装各种家具。坛坛罐罐的大卡车后,排队等候登船渡河。他们虽然年龄不一,服装各异,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称谓——北京移民。

  1955年,中央人民政府向北京市民发出号召:“支援国家建设,开发大西北。”刚刚获得解放,当了国家主人的北京市民,对中央人民政府的号召真是一呼百应,积极报名,唯恐落后。就这样,一群世居大都市的市民踏上了一条前途未卜的漫漫征程。他们在北京乘火车三天三夜到达内蒙古包头,然后转乘大卡车(当时宁夏还未通火车),又经过两天颠簸才来到这黄河岸边。渡过了黄河,就到了最终的目的地——灵武县梧桐树乡京建大队。在这个移民安置点,我的父母带着我们兄弟姐妹全家九口,也就是这支队伍中的一个普通家庭,从此就在这儿安家落户了。

  虽然事前也做了吃苦的思想准备,但到了移民安置点时,还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。一眼望去,到处是白花花的盐碱地,虽然当地政府已盖好了土坯房,但满院都长满了半人高的荒草。没有电,更没有自来水,这对于从小生活在北京市的人来说,真可以说是天上人间的差别。妈妈面对此情此景,伤心的落下了眼泪。这样的条件,我们能生活下去吗?他们预感到了未来生活道路的艰难。面对严酷的现实,怎么办?爸爸没有示弱,他对全家说:“不用怕,别人在这里能生存,我们也有一双手,横下一条心,苦干求生存。生活会好起来的。”爸爸妈妈从未种过田,不会就学,从平田整地,挖沟修渠,播种施肥,收割打碾,认真学,拼命干。其中甘苦,自不必说。三四年后,他们俨然从一个几乎五谷不分的北京人,变成了和当地人分不清的庄稼人了。爸爸曾回忆说:“当吃上自己亲手种出来的粮食,做成的白面馒头和大米饭时,感到格外的香甜,心中也充满了自豪!”从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老一辈人遇坎坷不气馁。逆境中求奋进的高尚品质和豁达乐观的积极心态。

  爸爸在生产队干的最多的行当还是当饲养员。放过牛、马、驴,还养过猪。最辛苦的莫过于放牛。记得那时我已10多岁,曾因好奇跟着父亲去过两次。那种辛苦,真是让我永远都忘不掉。因为牛白天要干农活,必须夜间放牧。天黑后赶着牛群到荒滩野地水草旺盛的地方,可那些地方也是蚊虫肆虐的地方。可能是牛的皮毛粗厚,蚊虫叮咬不动,而放牛的人就成了蚊虫攻击的目标。经过一夜的放牧,清晨回来,皮肤暴露的部位,特别是脸和脖子肿起的红色都连成了片,奇痒难忍。后来妈妈想了个办法,用铁丝弯成个架子,罩上纱布,戴在头上。爸爸还诙谐地说:“带上这个,活像行走江湖的侠客。”虽说样子有点怪异,对抵挡蚊虫叮咬确实起了很大作用。爸爸做饲养员十分认真,在听说了“寸草铡三刀,没料也上膘”的诀窍后,他把牛吃的稻草总是铡得又短又碎。虽然增加了劳动量,但对牲畜生长好处明显。在他的精心喂养下,牲口都长得膘肥体壮。因此爸爸还被评为模范饲养员。

  我的妈妈是一位十分要强的女性。因旧中国的传统陋习,她从小就缠足。她的脚真称得上是三寸金莲,平时走路都感到吃力。但在需要养家糊口的压力下,她咬牙克服自身缺陷带来的不便,各种农活一样不落人后。一天劳作下来,脚底都磨出了血泡。她缠上纱布第二天照常上工。此情此景,至今想起来,都在我心中隐隐作痛。这种坚忍不拔、吃苦耐劳和忘我奉献的大爱精神,是她老人家留给我们下一代最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  我的爸爸文化程度不高,只读过几年私塾,妈妈也没有文化,但对我们兄弟姐妹的文化教育、上学读书却十分重视。他们对我们的教育理念就是:身处逆境不可怕,但不努力、不思进取才是可怕的。而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就是上学读书。那时宁夏灵武乡下,上学读书的人很少,特别是女孩子,几乎没有读书的。我的爸妈却说:“孩子不分男女,一视同仁都要读书。”为此,爸爸妈妈拼命劳动,省吃俭用。在困难时,妈妈甚至卖掉自己心爱的衣物,供我们上学。在他们不懈的努力下,我们兄弟姐妹7人都因上学走上了较好的工作岗位,我的大哥还成为当时梧桐树公社唯一的大学生。知识改变命运的理念,逐渐被当地人接受。

  我的爸爸自幼在北京,随琉璃厂做古玩字画生意的爷爷当学徒。受浓厚的文化氛围影响,让他对书画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并有幸拜国画大师张大千为师,与萧建初、孙云生同时收为“大风堂”弟子。与后来成为国内著名书画家的何海霞、田世光、慕凌飞等人成为同门师兄弟,一起跟随张大千学习书画,亲聆大师谆谆教诲。由此奠定了坚实的传统书画功底。自此以后80余年,他的生活就没有离开过书画。即使在条件艰苦的农村,也是笔耕不辍。别人劳动一天,都收拾完睡觉了,他还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研习书帖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有着一定天分的爸爸,凭着异乎寻常的努力,终于使自己的书画水平达到了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。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神韵和风格。特别是他的工笔小楷,被书法界公认为取法高古,雄浑率真,兼有二王之趣。1993年出版的《书王右军兰亭序》,及2000年出版的《萧允中书画集》,受到广大书画爱好者追捧,被视为书画中之珍品,争先效法。他老人家的作品,多次参加全国及省级邀展,并被多家博物馆、纪念馆收藏,抑或刻碑、刻匾留存。他本人先后被聘为宁夏书协会员、灵武市书协主席、宁夏老年书协理事。1989年6月被聘为宁夏文史馆馆员。2015年,在宁夏文史馆的大力支持下,举办了“百岁老人萧允中书画展”。开展之时,可谓盛况空前,观者云集。全区著名书法家50多人携作品前来祝贺。爸爸虽然在书画艺术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,但他总是谦虚地称自己只是一个书画爱好者,从来不以名家自居。他对后学的提携和指导,犹如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每每以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勉励后辈一心向学,但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正所谓山外有山,艺无止境,此种境界足以让后人敬仰不已。

  爸爸一生始终以修正持己,淡泊名利,宠辱不惊,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要求自己。他常说:“施恩勿念,受惠莫忘;吃亏是福,顺乎自然。”不管是在农村还是在城市,他都经常帮助周围的人写信、写对联。在古稀之年,多次举办公益性书法培训班,举办太极拳、太极剑培训班,从学者多达上千人。当地的公园、寺庙、名胜景点都有他捐献的碑文、牌匾。父亲在2009年被灵武市政府授予“新中国成立以来为灵武建设作出突出贡献杰出人物”荣誉称号。中央电视台“夕阳红”栏目,就其事迹作了专题报道。

  我们深切感到这些荣誉,不仅是对父亲本人,也是对北京移民这一特殊群体,对祖国建设所作贡献的肯定。

  2017年5月,在万分悲痛里,我们一家50余人齐聚黄河岸的仁存渡口,为享年102岁的爸爸和在另一世界等候他多时的妈妈送行。爸爸生前曾说:“黄河之水,奔流入海,我以后愿随黄河之水奔向大海,游遍世界。”我们将合着鲜花的二老骨灰撒向奔腾的黄河激流之中,愿他们生死相随,并能各遂所愿,看到更精彩的世界。

  老一辈的北京移民多已逝去,但他们的子孙繁衍生息已然枝繁叶茂。老移民艰苦创业的精神和清白做人的风范,将永远激励落地生根的后辈们,扎根西部,奉献宁夏。

  (萧忠龙,萧允中之子,曾担任兴庆区残联主席,现已退休。)

  

责任编辑:柳昕

重要声明: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,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,也不构成任何建议,对本文有任何异议,请联系我们。